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      今天天气不错,早上九点多一点儿,我照例帮老伴儿穿好外衣,一起出门走路。我住的1单元在楼的最西头,报社大院的东门在楼东头北侧。因此我们必须依次走过2、3、4、5四个单元门,绕过楼东墙,才能进大院。5单元一层的窗前是必经之处,每次路过那儿,我都要侧脸看看最东头的那个窗户,因为那里住着我十分尊敬的一位老大姐。

      咦?怎么今天那暗紫色的窗帘没有拉开啊?大姐这会儿还没起吗?哦,也许是昨天睡晚了,要多躺躺,毕竟快九十了,很自然。我没再多想,拉着老伴儿从窗前走过,往报社院子里走去。

      没想到,下午快天黑的时分,突然在微信群里看到了一条讣闻:梁左、梁天母亲,《人到中年》作者谌容因病离世。谌容大姐离世了!就在昨天,2月4号。她就是住在5单元一层那间房子里的老大姐啊!

      大姐是报社家属,她的先生范荣康曾经担任人民日报的副总编辑;大姐是著名作家,她的小说《人到中年》震撼了八十年代,据此改编的同名电影,感动了无数人,引发了空前强烈的共鸣;大姐是我的近邻,住同一栋楼,相隔不过几十米。大姐更是我尊敬的老师,她的文采,她的幽默,她的亲和,让我难以忘怀。(下图,范荣康、谌容夫妇和他们的三个孩子)

      虽然住得很近,但同时搬进这栋楼30多年来,我们交往并不多,仅有寥寥几次。前些年,是因为搬家不久,我就奉命去上海工作了5年,接着又去了香港,又是5年。这期间,才华横溢的老范(那时报社不兴称官衔,没人叫他范总)先后两次脑梗,不幸于2001年离世,刚刚过70岁。记得一次我回京办事,意外收到“召唤”:到老范家,陪他打牌。这是谌容大姐的安排。老范正处于第一次脑梗后的恢复期,除每天由人扶助着在楼前空地锻炼走路外,还要采取措施促进大脑康复......

 

全文见:博客|怀念谌容:那窗帘为啥没拉开? 

 

话题:



0

推荐

知足长生

知足长生

31篇文章 2小时前更新

吴长生,《人民日报》高级编辑

文章